每日更新|联系我们|网站收藏|设为首页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86医院
健康搜索:

热点关键词: 内四科 骨一科 骨二科 神经外科 体检中心 养生保健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86医院 >> 详细介绍

详细情况


救命血透为什么越来越紧张


救命血透为什么越来越紧张

 

近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城关居民黄先生的母亲不幸得了尿毒症,医生看过各项检查后说需要做血透治疗了,可他到当地两家医院一打听,一家医院的医生说要等2 年才能排上队,原因是他们医院30多台透析机每天已经超负荷运转,只能满足200多名患者透析,今年到现在还有70多人在排队。另外一家医院的医生也告诉黄先生至少也要等半年以上才能做上血透,同样是说病人太多了,供不应求。黄先生实在没办法,又马不停蹄地跑到马鞍山市、芜湖市等周边城市医院去打听,结果也都听到同样的声音。
有数据显示,中国成人慢性肾病患病率约10.8%,总数达1.5亿人,其中约40%-60%患者5年到20多年后可能发展为终末期肾脏病。截至2016年,中国每年有超过100万终末期肾脏病患者需要透析治疗,但透析患者仅为50余万人,现有透析中心在体量和质量上都无法完全满足需求。

什么叫血液透析

血液透析(Hemodialysis),简称血透,通俗的说法也称之为人工肾、洗肾,是血液净化技术的一种。利用半透膜原理,通过扩散、对流体内各种有害以及多余的代谢废物和过多的电解质移出体外,达到净化血液、纠正水电解质及酸碱平衡的目的。根据治疗方法的不同,分为间歇性血液透析治疗和连续性血液透析治疗。除了应用于慢性肾衰替代治疗外,还广泛应用于不同原因引起的急性肾衰、多器官功能衰竭、严重外伤、急性坏死性胰腺炎、高钾血症、高钠血症、急性酒精中毒等。对减轻患者症状,延长生存期均有一定意义,也是抢救急、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有效措施之一。
    肾功能的丧失通常是不可逆转的。肾衰竭通常由I型和II型糖尿病、高血压、多囊肾病、肾脏长期自身免疫性攻击和长期尿路梗阻等原因引起的。终末期肾病(ESRD)是晚期肾损害的阶段,除了肾脏移植之外,需要持续的透析治疗来维持生命。透析是通过人工手段从患者的血液中去除毒素、水分和盐,两种透析方式分别为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的患者比例大约是9:1,患有ESRD的患者通常需要每周至少三次血液透析。

 终末期肾病患者增多

与很多医院血型透中心医务人员交流,他们都有一个共同感受就是:累!新病人一个接一个的进入透析,透析中心一方面扩大规模,另一方面病人还是人满为患,两拨变三拨,甚至四拨的都有。患者也许不禁要问,为什么我国最近几年透析患者呈现出“井喷”式增长的态势呢?相关专家指出,一是慢性肾脏病和终末期肾病发生率确实在提高。随着国民生活方式的改变,目前国民糖尿病、高血压的发生率日益提高,而这两种疾病本身就会导致肾脏功能的损害。这一点从疾病谱的变化上就可以看出来,糖尿病肾病、高血压肾损害,尤其是糖尿病肾病在终末期肾病中的比例在逐渐提高。有些发达地区,如北上广,糖尿病肾病已经成为终末期肾病中排行第一的病因了,这一点与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基本上接轨了。在其他地区,虽然原发性肾小球病仍是终末期肾病的首要病因,但糖尿病肾病的比例也在逐渐提高。因此,从绝对数目来看,终末期肾病的患者的增多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透析患者越来越多
                       
那么,为啥前几年透析患者没这么多呢?单单这几年才如此迅猛发展呢?这是由于医保政策改善导致的必然结果。相关专家指出,透析进入医保并逐渐正规化是2004年开始的事情。从那时起,终末期肾病的透析治疗开始纳入城镇居民医保范畴,农村合作医疗也随后开始启动,并逐渐完善起来。在那之前,很多进入透析,需要透析治疗的患者,往往因为经济原因,早早的就放弃了治疗。而现在则不同了,虽然医保政策在执行时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终归与七八年前的状况大不相同了,经济负担明显减轻,以至于很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甚至吃低保的患者也能够比较从容的应对透析导致的经济压力了。因此,进入透析的患者数目逐渐增多。
而导致在透患者数目增多还有另外一方面原因,即退出患者减少。导致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退出透析无非如下几个去路:一、死亡;二、改为腹膜透析;三、肾移植。先说第一方面,由于目前透析治疗的正规程度提高,死亡率是呈下降趋势的。2010年,卫生部颁布了《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现在已经成为了全国所有血液净化中心的法规性文件,透析治疗的规范程度很显然要比之前好的多。因此,总的看来,透析患者的透析龄是在不断延长的,生活质量是在不断提高的。目前在国内一些一线城市,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年死亡率甚至低于美国的数字,如北京的数据,年死亡率才8%。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15%左右。转入腹膜透析方面,虽然腹透近几年发展进步很大,但跟血液透析相比还是差距明显。
导致透析患者退出透析的另一条原因是接受肾移植治疗。自2015年起,我国全面取消了死刑犯做为器官源,取而代之的是社会捐献的器官。目前,公众器官捐献体系虽然已经建立起来,但社会捐献器官率太低导致器官源仍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所以,肾移植这条路还是很窄。
                          
血透难成为事实

血液透析服务从2012年又纳入国家大病医保,目前各地报销比例大约在70%-85%,且此前政策不允许私营资本单独设立,因此民营/外资透析中心发展缓慢,全国4000家透析中心,90%在公立医院中。一方面,进入透析患者越来越多;另一方面,退出的患者却很少。这就跟那个经典的数学题,一个大水池子,一个进水口,一个出水口。进的比出的多,这个水池子当然越来越满了。凡此种种,最终导致了透析中心超负荷运转,透析患者越来越多的现状。
许多患者想知道,得了肾病除了做血液透析还有别的方法吗?能否治好?有没有生命危险?相关专家指出,肾病到了晚期??终末期肾病(尿毒症),只能靠透析来清除体内过多的毒素和水分,来维持机体内环境的稳定,维持生命和提高生存质量,保护其他脏器不受损害。同时,做好配型,等待肾源,时机成熟后,进行肾移植治疗。如果肾移植做的好的话,病人就可以解除透析之苦,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此外,没有其他更好的治疗方法可以治愈终末期肾病。
血液透析是治疗是尿毒症病人维持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肾移植之前),但是,血液透析也存在风险,与病人的体质有关系,高龄、多脏器器质性疾病严重的病人,当然也会有生命危险。权衡利弊,在没有其他途径治疗尿毒症的情况下,要想更好的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及早进行血液透析治疗。透析越晚,生存质量越差。

独立血透中心成为朝阳产业

从学科发展角度来看,血液净化肯定面临着一次蓬勃发展的机会,数目上去了,剩下的就必然是内在质量的提升了;从经济投资角度分析,血液净化领域必然是个“朝阳”产业;从患者角度来讲,这也是个好事,能够接受正规化的治疗总比到社会上淘弄那些不靠谱的偏方什么的来的可靠。2016年12月底,国家卫计委陆续印发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实验室、血液透析中心、病理诊断中心4类独立设置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并就社会所关注的问题进行了解读。
国家卫计委在去年年底颁布的国卫医发【2016】67号文《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中,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定义是独立设置的对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进行血液透析治疗的医疗机构,不包括医疗机构内设的血液透析部门。该《标准》首次定义了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关键之处在于,血透中心是“独立设置”的,不隶属于其他医疗机构,为独立法人单位,独立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由省级及以上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设置审批。其次,独立血透中心可以实现肾病学专业诊疗,也可以设置医学检验科、放射科和药剂科等,或者委托其他医疗机构承担检查检验任务。最后,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国家鼓励血液透析中心向连锁化、集团化发展,向民营资本开放。在国家政策放开后,正处于蛮荒阶段的民营血透中心可能会在短期内快速起步。过去四年,国内血透市场复合增长率近30%,基于未满足和新增量两个维度,据称存在“千亿市场”规模。

 国家在关注血透难
     
以前主要是经济无法负担,加上一床难求,病人多透析单位少,近年来公立医院反复扩建透析中心,独立血透中心也放开了,情况可以慢慢缓解。目前医保在我国的覆盖范围已经达到了95%,大病医保能够实现血液透析费用90%左右的报销比例。ESRD患者按每周三次、每次500元的费用计算。在实现医保报销之后,ESRD患者的一年自付费用可以控制在1万以内。但是,医保覆盖范围的逐渐扩大是近两年的事情,早期ESRD病人医保覆盖率低,巨额的血透费用使其治疗率低。
2012年8月,六部委共同发布《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为进一步完善城乡居民医疗保障制度,健全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推出了大病保险。文件没有简单地按照病种区分大病,而是根据患大病发生高额医疗费用与城乡居民经济负担能力对比进行判定。大病保险报销不再局限于政策范围内,只要是大病患者在基本医保报销后仍需个人负担的合理医疗费用,就将再给予报销50%以上。
2014年2月,国务院医改办发布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通知,贯彻落实《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2014年全面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试点工作。纳入大病保障体系后,终末期肾病的报销比例提升,有益于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显著减小经济负担。患者支付能力的提高给了血透市场极大的发展动力。
2014年3月,卫计委医管局发布《关于征求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意见的函》,起草了血液透析中心设立的标准和管理规范。随后,一些省份相继发布政策鼓励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建设。
2016年11月,国家卫计委下发“关于修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中,已经将“血液透析中心”作为第三条、第(十)项中的常规医疗机构类别。2016年12月,国家卫计委印发《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血透中心至少配备10~20台血液透析机,至少有2名执业医师。
目前中国血透中心有3637家,主要集中在大型公立医院,占据了绝对的垄断地位。在大病医保范围扩大之后,ESRD患者的血透人数会大量增加。3000多家血透中心对中国庞大的患者人群来说严重供不应求,预计中国需要3万家血透中心。巨大的缺口不可能由公立医院血透中心继续扩大来满足,剩余的大量市场空间都会被民营机构所占据,而这部分市场还处于蛮荒时代,亟待开拓。

发布时间:2017-12-21 8:00 am